不要温和地走入那个良夜。

相亲

       “相亲怎么表现,会连媒婆也不敢给你介绍下一个?”魏余对着百度搜索框打出了这样的一个终极话题。


  他实在被自己老妈搞烦了,过年回家这几天,每天都被安排的明明白白。


  这简直毫无人权!

  今天,他,魏余,要对这种霸权主义说“不!”


  走出大门,看着天空的鹅毛大雪,魏余裹了裹身上的羽绒服。想着刚才搜索出来的答案。


  满屏清一色的相关链接—— 


     【相亲如何聊天找话题】

  【如何相亲才能成功】


  魏余瘪了瘪嘴,觉得他真是人间不一样的烟火。

  世间这么多的凡夫俗子趋之若鹜追求爱情,只有他,魏余,懂得爱情不值得。毕竟这道理还是他“亲爱的前男友”亲手教给他的。


  时间过去了那么久,但当年的对话总是能在任何时候一幕一幕清晰的投放到他脑袋里—— 

  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分手吧”


  魏余瞪大眼睛,身体僵直,脑子似乎短了路,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会是这样的话.昨天,昨天他们不是还在亲吻吗?


  “我们不应该为了所谓爱情,放弃一切。” 


    所谓爱情?!魏宇讽刺一笑。


    嗒!

       眼眶中的泪水却不知何时落下,打在手背,将魏余从思绪中拉了出来。


  切! 魏余毫不在意的抹了抹脸上的“水”,对于一想起那年就落泪这种玄学事情,魏余不屑并毫不在意的将他归类到了生理应激反应这一项。


  今天要相亲的地点在一家咖啡店,坐落于一条布满女士服装店的街道。魏余看着橱窗里一件件精美的女士服装,伴着坏笑计上心头。


  不知道他的相亲对象会对一个黏着兰花指,说话捏着嗓的女装壮男会有什么反应。  

         嘿嘿……

  “就这件裙子,给我拿下最大号”魏余指着面前的粉色裙子坚定地对着店员说道。


    几分钟后,店员看着镜子前的男人,嘴大的能吞下一个鸡蛋,显然很是震惊。


  身材高大的男人即使穿着女士的最大号也显的局促 ,更何况还是粉色的裙子!


  “先……先生,您认真的吗?”


  魏余爽快的付了款,用行动回答了店员。今天,他豁出去了,为了假期最后几天的清静,他可以不要脸面。


  幻想这今后的清净的幸福生活,魏余面色红润的大跨步走进咖啡店。


  刚走进包间,看着眼前坐着噙着笑的男人,魏余瞬间瞳孔放大 ,心中思绪波涛汹涌。


   靠! 他是可以不要脸面,但——


  没说在前男友面前也可以不要脸面的呀。这是老妈坑的自己,还是自己坑的自己!


  在魏余不知所措之时,坐在沙发上的西装男人也在静静地注视着魏余。


  眼前的人看起来变化不大,一双杏眼一眨一眨的闪着,显然很是慌张。再往下看,霍令挑了眉--


    “你……穿衣风格变了呀。”他嘴角上扬的揶揄道。


  一句话激起千层浪。 


   魏余猛吸一口气 决定不与小人计较,“三十六计,跑为上计”打定主意,他先是微微后退了一步,余光瞥了眼路线。


  下一秒,如同百米冲刺般往咖啡店外冲去。


  “你跑什么!”声音从身后传来。

     耳边风呼呼的刮过,魏余眼眶被逆风吹的有些干涩,他全然不管后面追着的人,只盯着跑的方向拼命的冲。


  可是,跑步他好像从没有赢过身后的人。

  胳膊死死被抓住 ,魏余使劲甩着都没挣脱不得了,只能停下,盯着面前的男人,佯装恶狠狠地说道:“你干什么?!”


  霍令本想调侃几句,但在触到魏余带着泪光的眼睛后,突然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  只能一把将魏余拉进怀中,轻拍后背,如同安抚受伤的小兽。轻声安慰道:“别哭。”


  岂料,怀中的人毫不领情。魏余使劲全身的力气将霍令狠狠推开。


  红红的眼睛漏出讽刺的目光:“怎么,霍总现在不怕被人说闲话了,不怕让您老霍家断子绝孙了呀。都敢和男人相亲了。”

  

        那他算什么!

  他换了口气接着说道“您还是不要在这里搂搂抱抱了,毕竟两个男人抱在一起成何体统。”


  霍令眼波微闪,然后坚定的看着眼前的人,忽然,更加强硬的将魏余搂入怀中,不留缝隙。


       “我们再重来一次,好吗?”他说。

评论(1)

热度(3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