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要温和地走入那个良夜。

风流撩人

       “流凤”广袤海洋的夜幕下,一身清脆的女声生生打破的海上的平静。

  

       一只黑色大鸟闻声掀起几十米的海浪,向一身着丝绸的黑衣女人飞去。大鸟足有十几米长宽,飞起来遮天蔽日,扰得着海上的浪一层一层堆叠。

  细看那黑衣女人,一点朱砂痣点在眼旁,眼波流转,衣袍只在腰间系了一条镶嵌玛瑙的玉带,摇走几步,一双腿在衣袍间若隐若现,一副慵懒风流的姿态呼之欲出。


  广清见平静的海洋被她和她的鸟扰的开始波涛汹涌,满意微笑,但却还觉得不够,右手施法,瞬间一柄剑出现在她手上。广清一笑,那剑突然变成几十米长,轻轻一挥,又见几道滔天巨浪出现在海面。

  她只脚尖轻点,却直上云霄,却在那云端时,散去技法,让身体自由从天空落下,旁边的海浪还未平息,她与海水齐齐往地面而去,黑色大鸟在半空截住它的主人,真是好不快活。


  广清是故意的,为了一个法宝。


  据说着法宝只有着云海少主有,经常将其带在身上,宝贝的不行,可又听人说,这云海少主墨凌不近人情,谁的面子都不会给,就算她算作墨凌的长辈,早出生几万年,那也是借不到的。


  广清嗤笑一声,抢过来不就完了,那用这么费劲。

  她就不信,把着云海搅得天翻地覆,那不近人情的墨凌会不出来?出来了,那宝贝不就是她的了。


  广清和她的鸟已经在这海上闹了几个时辰了,但连个鬼影的看不见,她打算在掀几层浪,再不出来她就去云海宫抢去了。广清微微挥剑,打算在掀个几十米。


  “不知阁下为何在我云海练法”一道清冷的声音从广清身后传来。

  

       这话说的及其客气,没说她广清在云海闹事。广清颇为满意,转过身看向身后的男人。


  男人不苟言笑,玄衣与着夜色几乎合为一体。


  广清微楞,她还从未见过这般好看的男子。不过,正事不能为美色所误。


  她魅惑一笑,摇晃着双腿走近,全身像个没骨头架的倚靠男人,一条腿慢慢顶进男人双腿之间,染了蔻丹的手指抚上墨凌脸庞,暧昧的话语吐露:“这是谁家的公子,生的如此俊俏,扰的我春心荡漾。” 


 “夜色正好,不知可否于公子一度春宵。”


   墨凌眼中闪过一丝深谙,眉头微微

皱,“还请姑娘自重。”字句几乎从牙缝挤出,显然已动情绪。


  就怕你不生气,广清慢慢靠近男人耳边,轻轻吹了一口气,暧昧道:“公子如此说话,我的心都碎了。”


  墨凌猛吸一口气,似乎再也忍不住了,右手赫然出现一把剑,身体后撤,一柄剑光带着劲风向广清袭去。


       “公子,好凶。”嘴上娇弱,脸上却不是如此,广清得意一笑,袖子一划,那道剑光便顷刻间消失。


  墨凌眯了眯眼睛,周边好不容易平息的海浪又开始震动不安,一道海浪徒然结成一柄剑。


  广清余光瞥见身后的波浪,不予理会,直接近身,直朝着墨凌的胸口而去,她没记错的话,有人对她说过,墨凌是把那法宝一直放在胸口处。


  果然,广清探到法宝,大喊了声:“流凤!”

  黑色大鸟闻声而来,盘旋于广清头顶,“下次见。”她挥了挥手,赤脚踩上流凤的背,玉瓷般的皮肤在黑色羽毛中格外好看。


  墨凌仰头看着鸟上之人,神色晦暗不明。


  黑鸟翱翔于夜空,长鸣响彻云霄,载着广清往琉川宫飞去。


  刚到仙宫,广清半躺在榻上,右手摆弄着她刚抢到的宝贝。

       这时,一位仙侍跑了进来,看着广清手掌中的物件,瞪大了眼睛,说道:“仙尊,您真的去云海......抢云祀了”


  广清点了点头,吃什么惊,这不是拿到了。


  “可是......您不怕墨凌来咱们琉川宫找您麻烦吗?”


  广清拽着头发不以为意说道:“怕甚?他又不认识我?我也不可能在站到他面前让他认,这事已经过去了,他就吃了这个亏,小小年纪吃亏是福。”这话说的有点流氓,但却是是广清的风格。


  琉宁看着自家仙尊这满不在乎的样子,是有些发愁扶额道:“仙尊,您是不是忘了明天就是仙界邀请四海仙人相聚于清池论法的日子......届时云海少主也会来。” 


     广清一愣,她还真忘了,“不去不就行了。”


  琉宁更加绝望了:“您是法会的司仪,必须得去,您又忘了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广清:“哦~”余音悠长,后有思考着接了一句,“那带个面具不就好了,不怕不怕。”


  琉宁听闻自己仙尊这么说,便只得叹了口气,听天由命了,但愿那云海少主不会在六十三重天胡来。


  翌日,清池。

  仙音缭绕,六界的仙人已经到的差不多了。


  广清是最后到的几个人之一,今日来的时候,在琉宁的再三啰嗦之下,愣是抛却了自己以前常闯穿的黑袍,愣是给自己换了身浅蓝色的罗裙,戴上了一个银色的面具,面具上点缀了两个铃穗,走起路来铃穗一摇一晃颇为灵动,只留了一个嘴巴在外面,谅那小子也认不出来。


  刚刚进门,众人却不知是提前约好似的,都两个眼睛直愣愣盯着她,广清疑惑不解,但也直盯了回去,直到她往日的好友青暇走了上来,两人对着盯了半天,广清狐疑出声-- 


 “盯这么干什么?” 


 青暇听到声音才认出广清,“是你呀”青暇拍了拍胸脯,像是解开了一道仙界难题,“你终于肯把你那黑袍脱了,这样穿多美。”


  广清这个厚脸皮的,听了青暇一番话也没好意思说,她是怕她这个强盗被物主认出来,从此名声与法宝全都烟消云散。


  玉清仙尊正在台上与各家论法,众人也都互相探讨着各自最近所得。


  只有广清一人不断感受着一旁墨凌打量她的眼光,心道:不会被认出来了吧,没这么惨吧。一向脸皮厚的广清仙尊在此时也担心起了她的名声问题。


  投在自己身上的那道目光越来越热,广清觉得自己已然熬不住了。

  要不要主动出击?

        她心中正考虑这上去主动搭话,不被认出的可能性,就注意到那个始终盯着她的人缓缓走了过来。


  “姑娘抢东西有一手,不过这易容之术,还需多练习才好。”墨凌挑眉戏谑,笑的放肆,比起昨晚那般严肃有了些浪荡公子的模样。


  广清吞下一口唾沫,有些心乱,这小伙子到是比昨晚俊俏了不少。    她讪讪一笑,“仙君谨言,我之前从未见过您。”  墨凌见她不承认也不生气,“姑娘拿的法宝,可是我们云海宫代代传与儿媳妇的,姑娘是选择乖乖还回来,还是做我们云海的儿媳妇,两者选其一,姑娘意下如何。”


  广清睁大眼睛,这也可以!

         切! 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可能会乖乖听话两个选一个。  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她清了清嗓子,说道--    “我选第二个。”


  墨凌先是一愣,后笑了笑,“姑娘可不要后悔。” 


    “怎么会呢!”


评论

热度(21)

  1.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